学工在线
Online learning

学子心声

当前位置: 武汉时代科技专修学院> 学工在线 > 学子心声

静夜思慈母

发布人:[学工办]  发布日期:[2012-05-15]  浏览量:[]次    来源:[武汉时代科技专修学院]

“儿啊,睡了么,怎么这么不乖,还不睡呢,今晚母亲给你讲‘灯台守’的故事,好么?”记得小时候,母亲每晚都会给我讲故事,哄我入眠,等我睡着后,母亲才会去睡。  

“从前有一个人,他的名字很奇怪,叫‘灯台守’,别名叫‘光明的使者’。他曾一度和我们一样,也是一介农夫,耕作田里,平平淡淡但幸幸福福地生活着。有一天,他离开了田地,离开了亲人骨肉。他牺牲了家,离开了一切种种世上耳目纷华的娱乐,来整年整月地对着渺茫无际的海天。除却海上的飞鸥片帆,天上的云涌风起,不能有新的接触;除了胎荡的海风,和岛上崖边转青的小草,他不知春至。从此,晚归的航船便有了方向,即使再黑的夜里,他们一样会回到岸边,从大风大浪里逃出来和家人团聚……儿啊,他的确很伟大,是吗?但娘亲可只希望你以后出去闯了,想家的时候就回回家,不要只顾了自己的追求和理想,而忘了我这个老太太还在家盼望着你啊……”  

那时我不懂母亲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我明显地感觉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眼角很湿润……今夜,在昏暗的灯光下,一人静坐,忆起了母亲给我讲的“灯台守”的故事,不知不觉地,眼角溢出了一丝丝泪水……  

是啊,我不是灯台守,我也没他那么伟大,我是一个心里还有家的人……而今夜,我又在哪里呢,我的心又该归到哪里,久久在外漂泊的旅人寂寞了,疲惫了!母亲呵,儿想您了!儿想回家!儿想回家!可是路在哪里呢,昏暗的灯光就这小小的光圈,四周却还是一片黑暗。我有些害怕了,路到底在哪里,我要回家……回家……寂寞的夜里,乡愁麻痹到全身,我掠着头发,头发掠到了乡愁;我捏着指尖,指上捏着了乡愁。偶尔心头传来一阵阵痛楚,是实实在在的躯壳上感着的苦痛,不是灵魂上浮泛流动着的悲哀,我感觉那乡愁这刹竟变成了千斤的铁板压上了心头。  

阔别母亲已经快一个年头了,也许是上天注定要背弃我,高考失利的我,毅然背负着痛苦踏上了去遥远的城里求学的路。记得那是庄稼收割的季节,母亲用破烂的衣袖拭着泪送我出门的。当我靠着车窗,看着外面迅速划过的风景的时候,我忆想起鸡啼三更临行时母亲的话:“儿啊,去了那遥远的地方,过年了,记得还是要回来啊,不要等到鸡邹都换了十几胎才回来……”一年了,已经快一年了,我不但不能回去,而且还将漂泊于这个城市,去走那一走就不能回头的路,为了理想,我不得不那么做……今年春节,我没有回家,我在这座城里的一家酒店打工,今年暑假,我依然想留在这座城里,挣得一点微薄的薪水。农家出身的孩子,为了求学,只能这样为自己挣得一点微薄的生活费用。  

在这座樊笼似的城市里,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梦归故里,怀念着那美丽的乡村,思念着在家苦苦等待的母亲。怀念乡村,怀念村口那一条弯弯曲曲的牛尾巴一样的山路呵,母亲就是站在那目送我到远方的,路的这头是我,那头站着的是我的母亲。思念母亲,思念在那一个狂风怒号的冬夜里,在一点昏黄的灯光下,一个裹着破旧棉袄,两鬓斑斑银发满头的老人,静静地坐在我的床边,不紧不慢地剥着花生,不紧不慢地为我讲着灯台守的故事……  

独坐在昏暗的灯光下,仰望着夜空,一片黑暗阔压在城市上空,让人感到无比的窒息和恐慌。赤裸的夜,沉沉地睡在寂寞的城市怀抱,一丝丝微风吹过,岁月飘飞的落叶,一旋一旋的时光碎片,舞蹈在梦的边缘……偶尔,一丝熟悉的淡香飘入鼻间,沁入心田,甜甜的,淡淡的。我不禁细细寻找,暗淡的月光下,不远处一株繁茂的大树正披着一身如烟似雾的白悄然矗立。啊,是槐花,槐花开了,记得那时候,是母亲陪我坐在院里,一同看到的那美丽的槐花的。然而,今夜,我却孤身一人。四周张望想找到那淡香的源头,可是除了黑暗,什么也没有看到……  

昏黄的灯光摇曳在梦的边缘,我徘徊在过去,徘徊在那每一点,每一滴……  

在我家祖居的老房后面,是一汪平平的稻田,那日我随父亲帮忙到田里耕地。耕地的那两头老黄牛很倔强,父亲就粗着嗓门发脾气,我不得不帮着在前面牵着牛鼻子走。但因为年幼,根本就无济于事,于是父亲又一边粗着嗓门骂我,一边喊母亲帮忙。母亲一直病着,这刹还在厨房里忙着,听到父亲的叫骂声,便摇晃着走过来,拉开我,吃力地拽着牛鼻子一步一步吃力地走着。然而,灾难就在这个时候降临了,母亲身子一个趔趄跌倒在田里,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那牛便一脚睬了过去……还好我们邻居那土医闻声赶了过来,母亲这才没有什么“大碍”。但从那以后,母亲身体差了很多,我每天几乎都只能看到母亲拖着身子,一摇一晃地忙碌在田里,忙碌到厨房里……  

是的,天下辛苦的母亲很多,而我的母亲也是其中一个。虽然,我做儿子的一时不能报答她的生育和抚育之恩,但我会用无比的勇猛擎起理想的大旗,用奋斗来改变我的现状,为我也为母亲争得荣耀。待到我有所成就的那一天,我一定会回家,回到母亲的身边,再听母亲给我讲灯台守的故事……